第四十章 噩梦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“灯在我这里。”王哥清醒的比较快,迅速从装备包里摸出了新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昏黄的手电光,虽然不是特别明亮,但打开的一瞬间,黑暗立刻被驱散了,我得以看清眼前的环境。此刻,王哥正缩在一个角落处,我靠墙而睡,杨博士离我不远,此刻也揉着眼睛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是十分警醒的人,揉着揉着,杨博士突然鼻头微动,放下手,仔细的嗅着,声音带着疑惑: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看来她的味觉记忆,并没有我出色,我刚想回答,王哥便沉声道:“烧死人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杨博士愣了愣,随后看向了我们来时的通道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是谁在烧死人?

    我挣扎着爬起来,发现浑身都是虚软的,被吸食的那只腿,更是一瘸一拐,走一步都痛。我记得,医院里面捐献骨髓的人,捐献一次,至少得在床上修养三天,我这次失去的骨髓,恐怕跟那分量也差不离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王哥迅速背起了装备包,道:“去看看。”不得不说,王哥虽然闷不吭声,但胆量着实不小,在我和杨博士都大惊失色的时候,他仅仅片刻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此刻,王哥脸上的布也已经拆了下来,那布实在太脏了,已经完全无法起到保护作用,布下的脸,和我上次看到的没有什么区别,已经到了正常人可以接受的程度,因此杨博士乍一对上王哥的脸,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们开始摸索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潜意识里,我希望能遇上大伯他们,但理智又告诉我,如果真遇上大伯他们,那说明真的有人遇难了。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,我们继续往前摸,气味儿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王哥手里的手电筒,突然开始闪烁起来,似乎要没电一样。

    不可能啊,这是只新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王哥皱了皱眉,将手电筒竖立起来在手掌上拍了两下,紧接着,手电筒的光芒便稳定起来,王哥道:“可能是里面的电池移位,拍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准备继续往前走,然而一步还没跨出,手电筒啪的一下灭了。

    黑暗顿时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王哥嘴里啧了一声,紧接着,我便听到器械转动的声音,应该是王哥在拆手电筒,准备重新将电池归为,但弄了半天,我都没见到光亮。

    杨博士道:“是不是坏了。”

    王哥没吭声,继续摆弄。

    我摸索着往前走了一段,见光亮还没有起来,便道:“装备包里应该还剩下最后一支手电筒,拿出来吧,现在还是不要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哥嗯了一声,接着,我便听到装备包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在这时,那种烧尸体的味道突然变得极其浓烈,仿佛就在我们前方燃烧一样,于此同时,我看到一团火,出现在了视线的尽头。

    那团火起初不甚明了,但随着它如有生命一样逐渐靠近,我慢慢就看清了。

    操,是个人形!

    我立刻想到了一个词:鬼。

    天呐,陈哥,陈大哥,陈兄弟,陈祖宗,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都是血肉之躯,除了鬼魂陈,谁能对付这玩意儿,眼见那东西逐渐向我们走来,我惊的头皮都发麻了,只觉得喉咙发紧,断断续续道:“快、快跑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连忙转身,然而,一转身我就发现不对劲了,因为杨博士和王哥,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盯着我干嘛?

    就算想看帅哥,也得等安全了再说啊!

    我急的想骂娘,伸手下意识的想推两人一把,示意他们快跑,结果一推之下,竟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我愣了。

    王哥力气很大,我可以理解。怎么我连杨博士都推不动?

    就在我错愕的片刻,两人的脸上,突然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随着笑容弯起的嘴角,就越笑越大,最后竟然笑到了耳后根上。

    我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,只觉得一阵凉气从脚底开始往上窜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耳里只听砰的一声,眼前的两人,顿时燃烧起来,脸孔如同被烧化的蜡,瞬间开始变形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我大叫了一声,猛的惊喜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个梦。

    此刻,我依旧处于之前的那间石室,只不过滚到墙角的那只手电筒,依然顽强的亮着光,我大叫一声坐起来时,才发现王哥和杨博士也没有睡。

    杨博士离我比较近,而王哥在稍远的墙角,两人都盘腿坐着,并且剧烈的喘息着,神情在昏黄的灯光下,显得有些诡异。我心脏都狂跳起来,瞬间想起了梦中的场景,只觉得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最先开口的是杨博士,她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剧烈运动,喘息着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勉强挤出一丝干笑,喘息道:“做了个噩梦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王哥和杨博士顿时对望一眼,两人的目光,就仿佛被胶水粘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这两人已经发展出了超乎寻常的革命友谊?

    这真是令人伤心。

    “我也做了一个噩梦。”杨博士收回和王哥对视的目光,看向我。

    这时,王哥也道:“我也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,随后问王哥:“你们梦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哥将自己的梦境讲述了一遍,我顿时就毛骨悚然了,因为他做的梦,和我的梦一模一样,只不过主角换成了他自己而已。紧接着,我去看杨博士,杨博士脸色也很难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总算明白刚才杨博士诡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,估计刚刚在梦里,被我和王哥吓了之后,恐怕很难再正常面对我们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们三人坐到了一处,面面相觑,最后我率先憋不住,道:“是不是有那个东西?”

    王哥皱了皱眉,抬了抬自己的手臂,道:“我有红内裤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想哭了,哥们儿,您能不能别这么幽默?你有我没有啊!

    杨博士也别别捏捏的说道:“我也有。”随后看向我,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我黑着脸,道:“我全身上下,只有血是红的。”

    王哥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如果这东西真有用,我们的梦境,也不会这么诡异了。”顿了顿,他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梦虽然很诡异,毕竟还没有出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,现在当务之急,当然是与大伯他们汇合,但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,大伯他们究竟去哪儿了?

    杨博士拿着手电筒摇摇晃晃,突然,她将手电筒的光芒打向了顶部,道:“你们说,上面会不会有出口?”

    虽然是美女,但美女也不能纵然,我不客气的说道:“这里是监牢,谁会在监牢上面开个洞?如果在上方设计出口,这里的抗压结构就会遭到破坏,这里早就被黄沙填满了。”

    杨博士耸了耸肩,神情有些忧虑,道:“咱们这次,真是前后无门了。”

    王哥道:“也不是无门,我们可以回之前坍塌的裂缝里去,那里面纵横交错,或许我们可以摸到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去别的地方有什么用,咱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娑磨罗多提,根据之前壁画的记载,它应该被供奉在神庙里,咱们要么就想办法跟大伯汇合,要么就找到神殿。”

    杨博士闻言点头,道:“不错,我们有共同的目标,去神殿汇合是最好的办法,但是……神殿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王哥摇了摇头,起身道:“待在这里于事无补,先往回走,实在不行,就只能碰运气,看看那些坍塌的裂缝,会延伸向什么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知此时也别无选择,当即三人原地补充了一些吃食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顿饭吃的很恶心,我们手上既有血,又有敲骨蜘蛛的粘液,还有之前摸的人油,但由于没有水清洗,我们都只是在衣服上蹭了蹭,便捏着饼干吃,旁边还有三只敲骨蜘蛛的尸体,流出大片恶臭的粘液。

    大概是我们的神经已经在接连的刺激下,变得十分大条,三人吃喝完毕,便背着装备,拿起手电筒往回走。

    我此刻身体有些虚软,腿部虽然抽痛,但也没到无法忍受的时刻,和杨博士这个跛子互相搀扶着往回走,王哥在前面开道。不知怎么,这一幕恰好和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,显然,杨博士和王哥也发现了,两人的表情越来越沉,我可以感觉到,此刻我们三人,每个人的心都是悬着的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我越紧张,手心里直冒汗,由于互相搀扶,我和杨博士其中一只手是相握的,我可以感觉到,她的手心也在冒汗,握在一起黏腻腻的。

    王哥在前面开路,时不时就会回头看我们一眼,仿佛在确认我们会不会像梦里一样发生异变,然而,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们逐渐穿过了一间间的刑室,最后,我们到达了那间人烤。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,梦中那个浑身冒火的东西,和这地方有很大的牵连,所以走进这间刑室后,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。杨博士脚伤也挺重,我突然加速,她有些吃不消,脚下一慢,顿时踉跄的往下倒。

    我由于骨髓被吸,身上没有几分力气,根本拉不住她,也被她的重量拽着倒地,两人一上一下。如果是言情剧,这个姿势是极其暧昧的,但我这段时间的经历,明显证明这不是言情剧,而是人间惨剧!

    所以我们除了能看到对方脸上的脏污以外,半点儿火花都冒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