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围攻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没等我想完,便听鬼魂陈的另一个手下道:“既然蜥蜴被他们引开,那咱们就别多管闲事了。”说话的人是个身材标准,肌肉紧实的中年人,一路上不怎么开口,脸色也一直绷的很紧,对待我和王哥的态度很恶劣,走的慢了,便用枪推着我们的后背,显得很冷酷,看起来就像美国格斗游戏里面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一开口,我不禁急了,忍不住道:“不行,他们又有女人,又有老人,咱们不能这么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。”毛老五这个没心没肺的,居然还笑得出来,打趣道:“孙邈同志果然有爱心,既然这样,那我赞助你一支枪,你去救他们吧。”说完,从腰间掏出一把小手枪,在手指里打转,眼神明显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用一把手枪去打黑嘴蜥?

    我找死啊!

    但此刻,毛老五和格斗兵的态度,明显表明了不愿意去救援,唯一没有表面立场的,只有大伯、王哥、鬼魂陈,以及他的另一个大个子手下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其中,我和王哥以及大伯,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,唯一的发言权,都掌握在鬼魂陈手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其实,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多善良的人,我相信,大部分的中国人从小所接受的教育,都是要见义勇为,助人为乐,不能见死不救,更何况对方是一支考察队,都是为国家做贡献的知识分子,有老人也有女人,跑沙漠里来折腾,多不容易?

    只要我们肯施以援手,就有可能拯救他们的性命,这种事情,有什么好犹豫的?

    不知是我的思想太简单,还是其它人太过冷漠,半晌后,那个看起来挺憨厚的大个子憋出了一句:“还是算了,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大伯也挺忧心的,但他不像我这么没顾虑,因此一直没开口,鬼魂陈闻言,眉头逐渐皱在一起,看了看周围黑压压的环境,又看了看那个死去的年轻向导,最后嘴一抿,冷冷道:“救人。”

    我惊了,忍不住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但毛老五的表现证明,我听到的消息是真的,毛老五整个人都跳了起来,道:“什么?老大,我们跟着你,可不是来送死的,那帮人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,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和生命,要不是上面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鬼魂陈眼光一寒,目光凌厉的射向他,仿佛他再敢说下去,就会被鬼魂陈的小陈飞刀射穿喉咙一样,毛老五一时也禁了声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鬼魂陈冷冷道:“不想去的可以不去,要去的拿上装备跟我走。”说完,率先顺着林子的脚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一看,立刻精神大振,朝着毛老五伸出手,道:“听到没,你们老大让我们拿装备。”

    毛老五瞠目结舌,脸色黑了下来,看着鬼魂陈离去的方向,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,紧接着,卸下枪支交给我,在交枪的时候,他突然朝我笑了一下,说道:“这年头,好心是没有好报的,小子,你可别后悔。”说完,将自己背后背着的长枪扔给我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伯和王哥也朝着剩下的格斗兵和大个子伸出手,很快,装备转移到我们三人身上,我们也顾不得多说,连忙打着手电筒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昏暗的旅人蕉树林里,钻了才没多久,前方就响起了枪声,我没有王老五等人那么牛逼,光听声音,就能听出枪支是民用还是军用的,枪声在我耳里,都是一个样儿,因此我也无法从声音上辨别出开枪的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但很快,我们就到了枪战的地方,一靠近这块地方,连大伯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只见灯光昏暗的旅人蕉丛林里,杨博士等人背靠着背,一人手里拿着一把长枪,这种枪可以连发、点射,但不能扫射,攻击力不大,他们每个人脸上几乎都溅了血,脸色在血液的掩盖下而显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而周围却并没有看见黑嘴蜥的影子,反倒是附近的旅人蕉,全都簌簌发抖,仿佛有什么在爬动一样,杨博士等人的目光,就这样紧紧注视着周围的旅人蕉树,仿佛里面藏着什么怪物。

    而鬼魂陈就在我们前方,他并没有冲到杨博士等人的身边,而是就此停住脚,抬枪做了个瞄准的姿势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看清,就听砰的一声枪响,鬼魂陈手里的枪一抖,随后从杨博士等人的身后,一颗巨大的旅人蕉上,掉下来一只足有成人大小的黑嘴蜥。

    那条黑嘴蜥明显中了枪,头部直流鲜血,在地上像蚯蚓一样弹来弹去,但很快就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杨博士等人一见我们到了,顿时就像见了红军一样,脸色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我们也不多说废话,也摸清了黑嘴蜥的底细,估计这些东西全都躲在周围的旅人蕉树上,等着随时偷袭我们,于是我们也不瞄准了,哪棵树在动,就朝着哪棵树放枪,形成了两股作战力。

    然后,就在我准备放枪的时候,枪盒子里却传来了如同卡弹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没反应过来,心说难道枪出了问题?于是又朝着一棵抖动的旅人蕉叶丛里放了第二枪,但依旧是如同卡弹一样的声音,我怕再开下去会爆膛,连忙去退弹匣,准备临时检查,结果这一退,我顿时傻眼了,因为弹匣里面,竟然是空的!

    我几乎立刻就想起了毛老五将枪支交给我时,露出的那个奇异的表情,霎时间什么都明白了,那小子肯定是在给我枪支的时候故意动过手脚,对于他们这些玩惯了枪子的人来说,将手躲在后面,不动声色的卸了弹匣里的子弹,实在是太简单了,而我……我当时竟然都没有检查一下!

    但现在知道也晚了。

    王哥、大伯、鬼魂陈,外加我,我们四人形成了一道弧形的包围圈。原本的格局,是黑嘴蜥包围杨博士等人,而随着我们的加入,就变成我们包围黑嘴蜥,从外围攻击,而杨博士等人从里面攻击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虽然只有三个人,但火力比较猛,鬼魂陈玩枪的手段自然不用说,王哥也是在山里经常使用枪支打猎的,枪法也相当准,至于大伯,大伯可以忽略不计,他跟我差不多,完全是来凑数的,只不过偶尔也能命中一下。

    由于我们这边火力太猛,很快就把黑嘴蜥给惹毛了,这些东西原本处于旅人蕉上方的叶丛里,十分被动,这下为了反抗,一个个从树上嗖的爬下来,全部汇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样本来应该更好打才对,但这些黑嘴蜥居然十分聪明,它们不正面下来,而是从旅人蕉的反面爬下去,黑暗中哪里能看清这些东西究竟去了哪里,等我们反应过来不对劲儿时,已经被反包围了!

    这一次,黑嘴蜥围城了一个大圆,将我们与杨博士的人马都围困到了一起,为了避免从身后被偷袭,我们一行人只能背靠背作战。

    我的右手边是鬼魂陈,左手边是杨博士等人,相对之下,杨博士等人的枪支装备略逊一筹,再加上都是文人,完全不会舞刀弄枪,因此靠左手边的防御圈比较薄弱,这些黑嘴蜥竟然像是成了精一样,专挑我们薄弱的位置下手,故意攻击杨博士等人,而鬼魂陈和王哥那边也有不怕死的黑嘴蜥,根本无法分开神来帮我们,一时间,几乎是人人可危。

    但最最危急的却是我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黑嘴蜥很快就发现,我没有攻击力,确切的说,我现在手上只拿着一把空枪,从头到尾没有射击过,因此有两只黑嘴蜥蜴,已经在昏暗的视线中,慢慢调整自己的位置,对准了我,看来是准备挑软柿子下手。

    鬼魂陈看不下去了,分神道:“别愣着,开枪!”这时候,他的声音依旧沉稳,到听不出有什么害怕的情绪,但我却是欲哭无泪了,道:“我倒是想开枪,但这枪是空的,一颗子弹都没有!”

    鬼魂陈露出惊讶的表情,神情顿时变得极为阴冷,但他变脸比翻书还快,下一刻又恢复正常,身体突然一侧身,将我往后面一挤,紧接着,我便被挤进了众人背后的包围圈里,这里恰好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包围圈顿时缩小了,其它人受到的攻击更加密集起来,这些黑蜥蜴主要的攻击武器就是爪子与嘴,被抓一下或者被咬一口,都很有可能致命,而且它们皮糙肉厚,好几枪下去,也不见得能弄死一只。

    我们的火力虽然暂时比较充足,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因为子弹总有耗光的时候,我们此刻,只是勉强靠子弹阻止黑嘴蜥靠近,一但子弹耗尽,这些东西就会毫不留情的扑上来,将我们撕碎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站在安全的包围圈里喘息,目光不经意的看见杨博士布满血水与汗水的脸,一时间心里很难受,连一个文人女子都在战斗,我现在却只能躲着!

    可如今,我手里并没有子弹,出去根本无法帮到任何忙。难道我就要这样一直躲着?

    等到子弹耗光?

    不、这样做,祖师爷都会鄙视我的!

    我喘了喘气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逼迫自己尽快想主意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很意外鬼魂陈刚才的举动,在我的印象中,不仅我厌恶他,他也同样厌恶我,但刚才他把我挤入包围圈里的动作,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,都确确实实保护了我,否则我一个没有枪支的普通人,恐怕早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逼迫自己想办法时,杨博士声音嘶哑,艰难的说道:“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,是我们连累你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