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再聚首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紧接着,我又觉得不太可能,因为谢老头今年六十,而我爷爷如果现在还活着的话,应该也有七十多。

    我爷爷准确的寿数是五十四岁,也就是说,他五十四岁时曾经来过这里,而谢老头,今年刚过六十,二十三年前,他才37岁,怎么可能跟我爷爷产生交集?

    当年跟着爷爷一起行动的,应该另有其人,或许在爷爷感觉自己要死,所以准备留遗书时,又被自己的同伴给救了,因此才留下了这样一份不完整的遗书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外面的石碑在我们来之前,并没有被破坏,也就是说,爷爷他们当时,无论是进来还是出去,都和我们的路线是不同的,也就是说这个地方,肯定还有其它出入口。

    如今我和王哥势单力孤,要想报复鬼魂陈几人,恐怕是不太可能了,唯今之计,还是找到爷爷他们当年的出入口,逃命要紧。

    思索间,我和王哥已经到了门口,两人开始将石板往外移,才略微移动,木门就抖动的更加厉害了,仿佛要被撞塌一般,一想到外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药大扁,我就觉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但怕也没有用,伸头缩头,早晚都是一刀,我让王哥闪到一边,自己一鼓作气打开了大门,但我明显失算了,门刚一打开,我就被门外铺天盖地的药大扁给淹没了,手里虽然拿着手电筒,但却什么也看不见,甚至不敢睁开眼睛,因为这些药大扁甲壳十分尖锐,扭动间就如同小刀一样锋利,我被它们淹没的瞬间,身上立刻多了几道口子,于是连忙护住眼睛,万一割到眼球,那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令人比较欣喜的是,虽然被药大扁淹没,但这些东西并没有用大鳌咬我,它们仿佛没看到我一样,一个劲儿往石室里面冲,似乎将我当成了它们中的一员,随着它们的动作被推推挤挤。

    此刻,我耳里尽是大鳌咔嚓的声音和药大扁互相摩擦的声音,再加上眼睛也不能睁开,一时无法判断王哥的位置,只能自己先逃。

    凭借着记忆中的方向,我开始往外挤,出了石室后,向右拐,就是我们之前所跑的方向,也就是通往鬼坑的地方,那里一直有暗风,很可能有其它出口。

    这段路十分艰辛,因为药大扁比我想象的更多,它就就像蛇团一样,互相纠缠在一起,而我在它们中间穿梭,不仅要忍受那种药大扁身上特有的腥臭,还要忍受甲壳刮破皮肤的痛苦,大约一分钟后,我终于钻出了药大扁,回头一看,只见后面的隧道黑漆漆的,完全被药大扁给堵住了,而此刻,我身上敷的东西也被蹭的差不多,只怕再待下去,很快就会不安慰这些东西给重新吸引过来,想到此处,我也不敢再等王哥,连忙拔腿往前跑。

    在打开木门时,我们就有过约定,一但失散,便去鬼坑处汇合,如果另一个人发生意外,一直没有等到,便自寻生路,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此刻未免夜长梦多,我也只能自己先跑了,也不知王哥是还陷在药大扁里,还是已经先我一步,跑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越往前,前方的路就越泥泞,脚下的地面,布满了一种粘稠的东西,就像是某种动物的粪便一样,在这些形如淤泥的粪便上,我看到了很多脚印,不出意外,应该是鬼魂陈等人的。

    他们利用我身体里的药味儿吸引了所有药大扁,现在明显已经安安全全的走到了我前头,一想起这事儿,我就觉得十分不对劲。我爷爷当年给我吃的,究竟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即便他真给我吃了,小黄狗和鬼魂陈又为什么会知道?

    这事儿,连我大伯都没有提起过,他们两个都是外人,怎么会知道这事儿?

    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谜团,我思来想去,也无法理清其中的思绪。比如,爷爷当年五十四岁,也算老大不小了,为什么要冒险来这个地方?难道也是为了转魂镜?他真的相信转魂镜身上诡异的传说吗?

    后来爷爷又是怎么出去的?

    鬼魂陈是为了转魂镜而来,那小黄狗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我一直觉得,小黄狗当年会被大伯收为徒弟,完全是一种巧合,而现在,将所有的线索联系在一起,我却发现,这简直就像是事先策划好的一起阴谋。

    他在大伯家,潜伏整整四年多,任劳任怨,任我打,任我骂,究竟是为什么?

    四年并不长,但也绝对不短,一个人将自己最珍贵的四年青春,放在一件事情的谋划上,那么这件事情背后真正的目的,该是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我一边跑,一边只觉得遍体生寒,越往前,脚下大粪一样的东西就越深,而地道间的距离,也越来越宽,似乎呈现出一个放射状,越往前空间就越大,就在这时,前方突然传来了密集的枪声,紧接着,便听到有一个人在喊:“快,聚在一起!”

    是小黄狗!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前方传来的枪声十分杂乱,显得很激烈,而小黄狗刚才那一嗓子,在激烈的枪声中也清晰可辨,显然是吼的很用力,几乎都以后写嘶哑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闪过,我立刻幸灾乐祸,活该!

    然而,没等我高兴完,又一个声音道:“太多了。”这个声音相对比较沉稳,但我一听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这不是王哥吗?他果然跑到我前面去了,只是,他怎么跟小黄狗等人搅合在一起了?

    我顿时觉得不对劲,连忙加快脚步,前方越来越宽敞,最后手电筒几乎照不到左右了,尽头处,总算出现了几人的身影。小黄狗、鬼魂陈、肉团还有王哥,他们四人背靠背,几乎是接连不断的在放弃,而王哥手里原本只有一把小手枪,此刻不知是谁那么大方,给他换成了小冲锋,只见黑暗中,有无数的血红色眼睛在闪动,一开始我没反应过来是什么,但随着距离的逼近,我顿时就觉得头皮发麻了。

    那是鬼蛟,密密麻麻栖息在石壁上的鬼蛟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窟,洞窟的中央有一个黑洞,也看不清也多深,应该就是当年宋人挖出来的鬼道。鬼道四周,是一片平地,平地周围连接着山壁,笔直向上,山壁上栖息着的鬼蛟,速度极快的飞窜,稍不注意就会被它们的利爪攻击,王哥四人几乎没有停止过放枪。

    而这时,肉团突然注意到我,他喜道:“快,快来帮忙!”话音刚落,王哥猛的转过头,道:“快,快往回跑!”

    肉团脸色立刻扭曲起来,一边放枪,一边道:“放你妈的屁!他要敢跑,爷爷我现在就毙了他!”王哥立刻调转枪头,也不管那些鬼蛟,眼神嗜血道:“反正大家今天都活不了了,我先毙了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黄狗吼道:“都他满安静,现在时内讧的时候吗?”紧接着,他一边开枪,一边从装备包里掏出一把武器,看也不看朝后扔,刚好朝我扔过来,立刻被我接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小黄狗头也不回,吼道:“有什么恩怨到时候再说,现在不团结,我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这么多鬼蛟,我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,下意识的去看小黄狗等人的屁股,上面都没有尾巴,看来他们是真的,就算是我产生幻觉,也不可能所有人一起产生幻觉。

    我到不在乎鬼魂陈等人,但王哥我不能不管,更不可能像他说的那样先逃命,当下,我就站在地道与洞窟的交界处,朝着那些不断偷袭的鬼蛟放枪。

    很快,我的踪迹也败露了,开始有一部分专门来攻击我,黑暗中,它们的速度太快,我打死了这只,却没顾的上另一只,眼见它的爪子直朝我眼睛挖过来,我吓的连忙一闪,就地一个打滚,滚出了地道,朝着小黄狗等人滚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五人汇合在了一起,就在这时,小黄狗突然将我往身后一挤,把我挤到了四人中间的位置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紧接着,用一种极小的声音说道:“这次可能真的要栽了,如果不行你就跑,咱们兄弟一场,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。”由于枪声激烈,他说这句话时,即便离我极近,我也几乎要听漏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,往日的影像一幕幕在脑海里回顾,一起上山掏鸟窝,下河摸鱼的兄弟,怎么一转眼,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我无法言述这种心情,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态面对小黄狗,于是我没吭声,架起枪就开打,枪法虽然不准,但胜在子弹充裕,也打掉了几只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小黄狗弹匣告罄,趁着换弹夹的片刻,肩头顿时被抓出了一道爪印,几乎掉了一块肉,他疼的嘶了一声,声音发颤,道:“不行,子弹再多也有用光的时候,咱们得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肉团抹了一把脸,道:“要不咱们回去,保命要紧,让这小子去前面引那东西。”我顿时怒了,直接一脚踹过去,道:“滚你妈的,别太把自己当棵葱,反正都要死了,信不信大爷我现在就给你来个对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