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方向诱导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这一晚,我几乎是过的胆战心惊,只敢半眯着眼睡觉,一但察觉自己睡意深了,就狠狠在自己大腿上掐一把,这种想睡又不得不强撑着的感觉,相当难受,但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控制能力,等我一觉醒过来,居然睡到了大天亮,那堆篝火也早已经熄灭,林间由于前两天的雨水,显得雾气浓厚,一晚睡下来,衣服都有些潮湿。

    我觉得后怕,又有点庆幸,还好在我睡着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,那黑影也没有来找我,是对我没兴趣,还是……我想到一个可能,会不会,那个黑影正被小黄狗拖住了?

    这个拖有很多种可能性,比如小黄狗负伤把它引开,也比如它正在处理小黄狗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发挥自己的想象力,脑海里瞬间冒出各种各样让人不寒而栗的猜测,最后为了防止自己被想象力逼疯,我拍了拍自己的脸,灌了两口水,开始预备爬树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本爬树的技能我早已经忘的差不多,但在纳衣寨好歹被唤醒了,只不过这里的树木比较直挺,爬起来有一定难度。

    我将装备包放在树下,只带了匕首和望远镜。

    原本这望远镜是我们用来偷窥鬼魂陈的,但由于这片原始丛林里林木太过茂密,望远镜事实上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,不管往哪个方向望,最后都会被粗壮树干挡住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,如果我爬到高处,那么它就可以放发挥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树不好爬,但至少现在树下没有熊守着,因此慢慢往上爬,到也不算困难。

    很快,我便爬到了树顶。

    说是树顶,其实距离顶部还有三米左右,只不过上方的树干就较为纤细,我估计再往上爬就会直接折断,于是便挑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,双腿夹着树干,摸出望远镜,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一看之下,我不由得大惊,只见自己成寄身于一片椭圆形的林子里,这片林子里全是这种笔挺的古树,在林风下,密集的树叶如同一块紧密的绿色地毯,显得十分扎眼,据目测,林子的横向宽事实上只有大约五百米左右,一眼就能望到头,而林子的纵向长度,大约在一千米左右。

    而我之前,是每个五米刻下一个记号,足足刻了六百多个,也就是说,光是横向距离,我就走了不下三千米,可事实上,这里的横向距离,一共才五百米。

    而鬼魂陈当初留下的记号也一样,他足足也走了三千多米,而事实上,纵向距离也不过一千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头到尾,我走了那么多路,都只是在这一千米左右的范围内转圈子!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的路程,完全是走的直线。这一点不会有错,那么,这种圈子,是如何转出来的?

    一开始,我百思不得其解,但当我看向这片林子里完全一模一样的树时,突然就会晤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什么鬼打墙,而是一种视觉欺骗,并且,这种欺骗相当的诡异,完全不是小黄狗说的那样,是自然形成,如果我没猜错,这片林子,是人为种上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根据这些树木的年龄,至少也是六百多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首先,这些树是同样的树种,并且在林子里,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其它树种。

    其次,就是树载种的位置。

    每个人在进入林子后,不管是走直线还是走曲线,肯定是在两树之间的空隙间走,比如我要走一条直线,但树的长势,不可能刚好给你长出一条直线空隙,所以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难免要绕路,这里向左,那里向右,在这种情况下,即便我们一直走直线,但还是会产生一定的偏差。

    这点偏差,按理说,只要坚持了固定方向,就不会造成太大影响,但如果,这些树是人为种下去,并且特意调节了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呢?

    举个例子,当我直线往前走时,前方突然出现几颗树,将路堵死了,而这时,在我左边不远处,两树之间留出了空隙,那么我必定会走到左边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以为自己是走的直线,但事实上,位置已经被不知不觉的调整了。

    这种调整,不是一下子,而是每棵树都发挥了作业,几乎每一步都在产生偏移,这样下来,人给自己定的方向,几乎永远都答不到。

    我记得,在大学的时候,选修课的老师就曾讲过一个类似的例子,这在现实社会中,被定义为:判断能力的误导。即这片树林,不是在欺骗人的视觉或者是听觉,而是在欺骗人的感官。

    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往前走,事实上,早已经被这些树误导了你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要破解它并不难,只要不从树下走,而是从树上走,那么自己的判断能力就不会被误导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了那个黑影,当时,它也是悬在我们身后,难道说,它早就明白这其中的道理?

    而鬼魂陈等人,想必也已经梳理出了其中的问题,所以早就脱困而出了,剩下的,只有我和小黄狗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小黄狗有没有离开这片林子,是如我猜测的一样,已经跑了出去,还是发生了什么危险,这些我都无法瞎猜,最后想了想,我回到了之前九那颗树下,也就是我和小黄狗遇险失散的那棵树。

    如果小黄狗还留在林子里,或者一旦脱困,那么肯定会回来找我。

    我在树下,刻上了一个提示信息:上树、方向误导。

    小黄狗如果真的没能出去,那么他在看到这个提示信息后,肯定会上树,而且以他的聪慧,肯定会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爬到了树的中央部位,选定北方的位置开始学人猿泰山。

    这一点有危险性,但由于树木之间的间隙比较小,因此也不算太困难,由于是在树上行动,树下的地形根本无法影响我,大约半个小时候,我终于走出了这片林子,到达了一片崭新得雨林。

    这块地方的树种恢复了之前的原始森林样貌,树种繁多,以酷似榕树的树种为主,期间还夹杂着松、柏等树种,甚至我还发现了少有的沉香树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地点不对,我真想砍一段回去,那可就发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砍它不太靠谱,出了林子之后,我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现如今,小黄狗下落不明,我就这么盲目的找他,无异于大海捞针,与其追踪小黄狗,不如继续追踪鬼魂陈,因为鬼魂陈的前进方向是固定的,小黄狗只要没有生命危险,一但脱困,肯定会继续追上鬼魂陈,这样一来,我们碰头的机会便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我便开始继续往前走,越往前,林木越见茂盛,山石也逐渐多了起来,石头上全是厚厚的苔藓,还有一条浅浅的地下水,时断时续,水质清澈透明,可以看到手指长的游鱼和虾蟹,在石块旁边,我发现了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脚印是留在青苔上的,青苔被刮下了一层,显然曾经有人从这片地方经过,只不过现在这条溪水就横亘在我眼前,实在很难判读,鬼魂陈一行人究竟是渡过溪流对面继续往北,还是顺着溪流而下?

    我试着想找一找其它脚印,却立刻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,脚印并不是像北,而是沿着溪流一路往下的,难不成鬼魂陈等人转道了?

    当即,我也顾不得休息,立刻背着装备包沿着脚印往下,结果没多久,在我眼前,出现了一间小木屋。

    木屋就搭建在溪水旁边,也不知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都差点以为自己远离人类社会了,因此乍一看到这个木屋还是惊了一下,但紧接着我便想到,这会不会是护林员住的木屋?

    或者是猎人搭建的?

    中国的偷猎现象很严重,很多大山里都设置了护林员,他们往往是一些没什么文化的人,住在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,只偶尔下山买日用品,在山里一呆就是几年,甚至十几年,每日巡山护林,关注偷猎者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这里出现一间小木屋,到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我想到之前的脚印,暗道不好,难不成我弄错了,那不是鬼魂陈等人的脚印,而是护林员的脚印?

    这可大大不妙,我一个陌生人,背着一包的火器装备,怎么看都是个图谋不轨的,护林员,好歹也是国家公职人员,这要是被发现了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后退了一步,准备撤,然而,就在这时,木屋的门被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