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推测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我看了一阵子,就见巴达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紧接着,他收起竹刀,走到了石室旁边的空格里,在最下方的位置,挑了一个大肚子瓶罐。

    那瓶罐约有一人高,底大脖高,两肩处还有一对螭龙耳,也不知是什么材质,色泽隐隐发黑,像铁器。我虽然对文物没有什么了解,但一些基本的知识还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像这种瓶子,大多是宫廷装饰用的器物,一不能装东西,二没有实用价值,完全图个好看,大凡这类物品,以瓷、铜、鎏金、镶银、或木件儿为主,基本不会有铁器出现,铁器大多用于实用器上面,比如锄头、兵器、锅灶。

    我看着瓶子色泽发黑,估计是件镶银的老东西,银不像黄金,它会随着气候和时间而发生改变,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银器,很少能有保持原貌的,大多都像这样色泽暗黑,失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我有些摸不准,难道巴达是想用这个瓶子代替人?

    等他将瓶子移过来时,我试着拎了一下,有一些分量,但还不足一个人的重量,用这个冒充,可骗不了机关。

    我刚想开口,让他想别的办法,巴达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,摆了摆手,道:“你在旁边看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走到那具男尸跟前,拔出竹刀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这动作,再一联想到那只双螭龙耳饱腹瓶,顿时觉得头皮发麻,他该不会是想……

    我这个念头刚一升起,就听巴达嘴里念念有词,说道:“俗话说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如今我们兄弟三人落难,要借您的遗躯一用,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跟我们计较,等赶明儿出去了,我一定将这事儿报告族长,让村里的老巫给您做一场**事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巴达念完,偏着脖子,似乎也怕离的太近。

    那具尸体是坐在巴达之前所踩的机关上的,因此空出了两条腿横陈着,巴达显然是盯上那两条腿了,脖子一偏,用桑泽的那柄大竹刀,宰猪肉似的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尸体被泡得发胀,一时间碎肉四溅,我离得比较远,但还是被恶心到了……巴达这人,平时看起来挺敬畏鬼神,没想到关键时刻,竟然还有这胆量。

    我虽然觉得不妥,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,耳里只听得一声声宰肉的声音,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总觉得这宰人肉的声音,和宰猪肉的声音,似乎有很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片刻后,声音停止了,我半眯着眼回过头去看,只见巴达将两条断腿,一根根往瓶子里塞,瓶子太低,塞不完,两只腐烂的脚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巴达自己也不好受,干完这些,眼睛都发直了,愣是不敢看那男尸一眼。

    这情形我之前不是没有经历过,见巴达实在吓的不行,便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我一抬那饱腹瓶,确实重了不少,跟一个人的分量差不离了,于是便于巴达合力,两人慢慢将瓶子往瘦子旁边挪,这个过程必须要极为小心,稍不注意,重量出现偏差,就如同踩了地雷一般,绝对得完蛋。

    我们足足用了十多分钟,才将瘦子替换下来,此时,我即使鼻子上绑了一条尿巾,也觉得尸体难闻,那不仅是腐尸的味道,还夹杂着一种生肉被破开后,特有的生腥味,别提有多恶心,此刻,我恨不得再加两层尿巾,只觉得与它比起来,这尿味儿,简直就是龙涎香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我们三人立刻离开了铁门前面,靠着一面石壁直喘气。

    戌时,瘦子率先将自己脸上包裹的布料扯下来,只见布料都被汗水打湿了,脸上全是一片濡湿,我和巴达也紧跟着拆下布,互相对视一眼,都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直歇了半晌才缓过气来,一时也不敢去看那具面目全非的男尸,只是瘦子皱眉分析道:“这铁门有机关,而且机关没有发动过的迹象,也就是说,桑泽他们根本没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紧跟着点头,补充了自己的想法,道:“如果桑泽他们曾经触发过机关,即便侥幸没有被射中,那这地面上,总该留下些箭头吧?”

    巴达道::“这话谁不知道,可是桑泽他们去哪儿了?没从这扇铁门上下功夫,难不成会穿墙术?”

    我道:“穿墙术倒是不可能,只怕是有别的机关。”还有一点,我不知道瘦子和巴达有没有想到,但这一点,我却并不想与他们明说。

    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我们三人进来之后,一心想往前走,自然就会注意到那扇被伪装的黑铁门,然后走过去,自然而然的中招。

    在同样的条件下,桑泽他们进来后,也应该跟我们遭遇同样的事情才对,但显然并没有,也就是说,他们一开始,就没有被铁门吸引。

    我冥思苦想,用自己有限的脑细胞,想出来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第一种比较靠谱:那就是桑泽他们进来后,还有某种更具吸引力的东西,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。但这一个推测的疑点就是:那个东西是什么,桑泽他们被另一个东西吸引过后,去了哪里?这地方没有其它出口,他们如果不走这扇铁门,就只能原路返回,而原路返回后,势必会遇上我们。

    但显然,他们也并没有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里还有其它机关,比如困住张无忌的那种翻板,会不会这里也有?我对于这些古老的东西,实在不擅长,因此只能和电视剧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种就比较不靠谱:那就是,桑泽他们进来了,没有像我们一样中计,会不会是因为,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机关?这个推测就比较大胆,这意味着,那个帮助桑泽割开绳索的人,以及桑泽,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个,要么就是懂机关,要么就是……他们对这个地方很了解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第二种情况,这个事情的疑点就非常大了。

    这个藏宝库,我们明显是第一批进入的人,在此之前从来没人进来过,桑泽他们又是如何了解藏宝库的布局?难道他们有地图?

    这有点像恶俗的武林人士夺宝情节,但现在,我却不得不往这方面想,如果真的是有地图,那么那份地图是从哪里得到的?

    巴达和瘦子,知不知道这份地图的存在?

    这一切,似乎都直想了迷雾重重的纳衣寨,他们显然在隐藏些什么,因此这个猜测,我实在不好说出口,只能隐在心里,则在怀疑又无法取证的感觉,实在是很难熬,但好在我虽然有好奇心,但却不是那种好奇心特别重的人,比起这个,我更关心该怎么把桑泽找出来,找不到他,我大伯和小黄狗可完蛋了。

    巴达见我说道机关,便起身,用防水手电筒四处探了一下,最后探到石室的顶端,估计是想看看,那里会不会也有一个洞。

    我和瘦子也跟着抬头,但这里已经很规整,石室顶部都是打磨平滑的,就在这时,巴达嘴里突然嘶了一声,像是想到什么,他道:“你们说……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?”

    我和瘦子对望一眼,都不明白巴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巴达脸色变了几下,似乎在推敲某些东西,片刻后,他一屁股坐下来,说道:“你们想,这地方机关重重,桑泽那小子不是不知道,他会不会是故意打开石门,造成自己已经进来的假象,诱使后面的人进来,然后被机关干掉?”

    我觉得不太可能,道:“桑泽怎么会料到咱们还会回来?就算他觉得我们三个最后会回去救他,那他造成这种假象后,自己去哪儿了?”我觉得巴达的话相当不靠谱,于是加了一句:“你***电视剧看多了吧?有被害妄想症是不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