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道高一尺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我一直以为魔与仙是誓不两立的,现在听翠湖子的话,才知道是并列关系。就像太极中的阴和阳,两者虽然相反却共存,从大局来看是一个整体,缺一不可。因为仙负责教化和赐福,宣传工具在他手里,当然说自己是多么光明伟大正确,深入人心;魔负责惩罚和护卫,就是执法者和打手,久而久之自然被人憎恶。

    我杀孽太重,率性而为,连世人都容不下我,也许只有魔道才是我的归途,我的心动摇了。我要是有一个这么强悍的师父,谁还敢来欺负我?

    小雪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:“魔最擅长的就是诱惑人,挑起人心里阴暗的一面,你怎能信了他的话?”

    翠湖子居然听到了小雪的话,皱起了眉头:“小狐狸太无知,鬼魅精怪修炼有成者,九成九是归了魔道,试问仙班之中有多少个是妖精修成?入了我魔道,你才能与你主人永远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心里一片亮堂。如果是在一个多月以前遇到了翠湖子,我十有**会拜他为师,因为正道并不接纳我,老天爷一再捉弄我,我不入魔道谁入魔道?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遭逢大难之时,是仙女一再显灵来助我,并冒大不韪传下炼制仙丹方法救林梅,这说明仙道从来没有放弃过我,一直在照顾我,我要是投入魔道,怎对得起她?

    “你可以轻易杀了我,也可以抢走我的东西,但无法让我改变立场!”我很坚定地说。。

    翠湖子有些不高兴:“敬酒不吃吃惩酒,看打!”说完他就一掌打来。

    这一掌的力量根本不是来自于他体内,而是整个空间的力量像一座大山压来,哪里是人的力量可以挡住?电花石火之际,我想到了天人合一,想到了近来时时观察到的风吹草动,,柔软的草叶不会被狂风吹折,那是因为它顺风而动,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我自然而然向侧面推出一掌,就像草叶在风中甩过,用意不用力,使用的不是我自身的力量,而是把大自然当成身体,推动的是天地间的灵气。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,就像诗人妙手偶得佳句,书法家神来之笔,毫不费力顺手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震响,右边的巨大古树林折断了一大片,万斤巨石滚地而去,悬崖石壁也被震得碎石纷落,而我毫发无伤,连衣服都没有被吹动。

    翠湖子露出惊讶之色:“好功夫,再吃我一掌试试!”

    这一次掌力发自于他体内,同时也带有天地之力,尖锐而集中,如果说刚才是一股大风的话,现在就是一把刀砍来,绝对不可能用刚才的方法卸开。

    我有如神助,想到了扎根在悬崖顶上的迎客松,想到了混元一气符的效果,自然而然做出反应,我的气息与山川大地结为一体,我往下扎,地气往上升。

    “呯!”

    强烈的气流爆炸开,冲击波又折断了许多树枝,附近地面的岩石、尸体和受伤的人像落叶般被扫出好远。我只被震退了一步,有些眩晕,翠湖子却被震飞了十几米远,消失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翠湖子又在我前面不到十米的地方现身出来,恶狠狠道:“你若有本事再接我一掌,我拜你为师!”说着他举起了右掌于胸前,身边黑暗气息腾腾,天空乌云从四面八方急速奔涌而来,掌未出,已有泰山压顶之势。

    刚才那两掌我完全是凭着灵光一闪超常发挥,现在再叫我做一遍也做不出来了,面对翠湖子动了真怒的全力一击,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。他这一掌打出,不仅是我要成为粉末,只怕连这片山崖都要被轰塌,林梅和炼丹炉也不能幸免了。

    越紧张,我就越不能发挥出来,根本无法调用自然界的力量。事已至此,螳臂挡车也得挡,我聚集全力,准备应接……

    强光耀眼,一股足有水涌粗的紫色闪电从头而降,端端正正轰在翠湖子的身上,然后我才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巨响,可怕的冲击力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翠湖子脚踏黑气狂奔,向天空高处跑去,叫道:“臭婆娘,居然偷袭!我只不过想拿一颗仙丹偿偿,用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又是一道巨大的雷电打在翠湖子身上,他从空中摔跌下来,身上的黑气消散了许多。但是他没有落地又立即飞快向上跑,在他前面裂开一道黑色缝隙,就在他要冲进黑色空间时,又有一道紫雷击中了他,炸散了他身上的黑气,好像连他的一条腿也炸没了。

    翠湖子化为一股黑气投入那道裂缝内,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:“算你狠,君子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空间消失了,翠湖子逃走了。我抬头向上看,满天乌云正在消散,没看到仙女的影子,不过我可以肯定是她发出的雷电,因为翠湖子骂过“臭婆娘”三字,证明出手的是个女性。人间的恩怨她不便插手,魔来盗丹,还要毁她庙宇,她当然就可以出手了。

    以前我一直很疑惑,为什么自然的雷电往往击杀了不仁不义不孝之徒,站在旁边的人却毫发无伤。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这类人的气场与常人不同,带阴暗属性,与魔相似,雷电的性属与之相反并相克,气机相引之下,雷电往他们头上落也就不奇怪了(所以心性阴暗忤逆父母之人,看到打雷就要小心了)。

    遍地狼藉,远处还有些没死透的人在发出呻吟和惨叫,一些被翠湖子控制了心智的人这时清醒过来,急忙救治同伴。煮石道人在悬崖顶上出现,往下看了一会儿,摇头叹息一声,开始绕路下来帮忙救人。

    我回山洞去了,他们生死与我无关,我不会爱心泛滥去帮他们,说不定救好了他们,他们反过来要抢我的仙丹呢。我感概良多,以前我不相信有仙,不相信有魔,现在我都亲眼见到了,以前不知道是因为没达到这个高度没有机会遇到,今后如果我达到更高的层次,一定还有更没想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无论我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,还有比我更强大的存在,所以永远不能有狂妄之心,而要有敬畏之心。陆成山之辈,已经无法对我构成威胁了,但是必定有比他们更强、比我更强的人前来夺丹,到了仙丹既将大成之时,他们就不会有顾忌了,那么我怎么能防止自己的劳动成果不被别人掠夺?

    现在洞口已经不是秘密了,我可以在洞外布置一个奇门遁甲阵,但阵法也是有弱点的,以普通木石布出来的阵法经不起破坏,只要外围被推倒、烧毁、炸开一部分,阵法效果就基本消失了。要想布置一个无法破坏的阵法,需要大量法宝和有灵力的材料,并花费许多时间才能布成,我没那么多法宝和材料,也没那个时间。

    我在山洞内来回走着,思考着应对的方法,眼光无意中落到了七块布置聚灵阵的玉符上。艮卦符拿到之后急着逃跑,遇到圆通林梅被打得垂危,我忙着照顾林梅和炼丹,疲于奔命,完全忘了这回事。再后来情况稳定下来了,有几次想到了这件事,但玉符正在聚灵阵内使用,料想里面隐藏的法术于炼丹和救林梅没有作用,所以也没急着去研究。

    艮卦玉符内藏的到底是什么法术呢?这时我的好奇心上来了,走过去握住了玉符,注入灵力感应,立即感应到了祖师爷留在里面的影像,瞬间明白了法术的作用和施展方法。

    艮为山,藏在里面的功法,就是移山**,或称移山填海术,此术能把整座山移动到指点的地方。施展这个法术之时,要先在想要移动的山顶上放置一符引,施法之后开始移蓄灵气,越大的山峰需要积蓄的时间越长,对施术者的压力也越大,如果修为不足强行移动太大的山峰,就有可能失败暴体而亡。

    祖师爷再三交待,移山填海将惊动神灵,伤及无数生灵,有损阴德,会折损寿元和修为,不可妄用。

    我灵光一闪,所谓的“山”未必是指真正的山,可以是一块人力无法搬动的巨石。移动一块巨石不至于惊动各路神仙,误伤的生灵不会太多,对施法者来说也不是很危险,我要是移动一块几十吨的巨石把洞口堵上,不管是官兵还是修道者都不可能进来了。我只要能挡住凡人就可以了,非“凡”之人自有仙女挡着,不必**心。

    小雪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,于是我立即拿出纸笔朱砂,把需要用到的符画好,然后元神出窍去找合适的目标。元神可以在空中全方位观察,来去快速,很快我就在附近找到了一块合用的巨石,一侧平整可以与山洞所在的石壁贴合,重量估计有上百吨。虽然感觉太大了一点,但大比小好,安全系数更高,移山**连山都能移动,这块岩石虽大,比起山来却是小巫见大巫,应该能移得动吧?

    这时还有些人没有下山,不便行动,于是我先去与煮石商量。煮石犹豫了一下,同意了我的计划,并且他也躲进了洞穴内,以防止有人奈何不了我时,会拿他来威胁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