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外面就是天塌地陷了,我也得准时喷火炼丹,到了午时炼丹炉又开始吸气排气,在山顶上聚集了一团奇异的云彩。

    小庙内外聚集了七八十个善男信女,见到异像自然磕头如捣蒜,或求财运亨通,或求病人早日痊愈,或求子女高考获得好成绩,众生百态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这些人下山之后到处宣扬自己见到的奇景,再加上有许多人从远处看到了,四乡八邻都被惊动。于是第二天,也就是我炼丹的第四十五天,上山来看“神迹”的人络驿不绝,来的来去的去,多达上千人次,到了晚上还有人留在山上不走,等着看奇观。

    我暗暗发愁,民众的反应比我预料的还要强烈,再这样下去山头都要被踩低了几寸,全世界都要被惊动了。不过也不全是坏事,煮石道人收了很多香火钱,许多人还表示愿意出钱出力,重修庙宇再塑金身,仙奶威灵显赫之名远播。

    第四十六天早上还是有很多人上山,都是天没亮就起床出发,才能这么早到达,由此可见他们的诚心。但是大约十点之后,上山的人反而少了,很快有人说,上山的路已经被大盖帽堵住,不让上山。

    接近中午时,有一群穿制服的人拥着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到达山顶,自称是市、镇、村领导和气象专家。他们把煮石道人带到一边严加盘问,我清楚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领导甲:“你叫什么名字,是正规的道士吗?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:“啊,我不是道士,我是守庙的老头。”

    领导甲严厉地说:“你用什么方法制造烟雾,骗来这么多人,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:“我叫煮石,还会煮饭,不会做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领导乙:“还敢狡辩,你制造恐慌,散播谣言,非法敛财,影响非常恶劣,再不老实坦白,把你抓去坐牢!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:“我不喝酒不吃肉,不穿新衣服,我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众人语塞,煮石穿的是别人不要的破旧衣服,平时吃的只有米饭和咸菜之类,生活非常简朴,事实摆在眼前,他敛个什么财啊。

    领导丙:“他以前就是个老疯癫,他儿子不理他了,所以躲到这里来混吃混喝,装神弄鬼,肯定是他弄出来的!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:“你爸以前是我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差点笑出声来,真没想到煮石道人骂人这么高明。他如果是疯子,他教出来的学生岂不也是疯子?疯子生出来的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众人继续盘问煮石道人,语气很不友善。煮石道人一问三不知,装痴弄傻,这些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领导和专家们开始劝说村民离开,在一片无神论的演讲教育中,山顶上云生雾起,凝聚成一条龙形云带,有头有尾,角爪分明,并且在游动变化。面对如此异像,村民全部跪下磕头,夸夸奇谈的专家闭上了嘴,有几个领导趁别人不注意也悄悄跪下磕了几个头,念念有词,许了什么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龙状云气盘旋往来,久久不散,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才散开。专家就是专家,很快就有了说词,什么高压低压水气凝聚之类,高山顶上出现云气是正常现象。领导们继续劝村民们下山,态度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,再加上制服的威摄作用,最终把所有人都劝走了。

    我以神识探查山下,果然上山的必经之路和几条通往村子的路都有人守着,想要上山烧香的人大多善良胆小,被阻之后虽然有些争执,倒也没有闹出大事情来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,普通村民上不来了,要找我麻烦的人就可以放手施为,只怕今晚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唉,还差四天啊!

    我开始收回神识,突然发现半山的树林里有四个人在探头探脑,赫然是凌枫飘、欧阳真菲、圆规和黄亦蓝,他们怎么来了?

    我暗叫糟糕,他们到这里来,不就等于告诉陆成山我在这儿吗?他们或许能帮上我一点忙,但是一旦陆成山带着高手赶到,他们就会被当成我的同党,他们的麻烦就大了,有口也说不清,这事绝对不能让他们参与。

    我的神识到了小庙内,对煮石道人说:“我师弟师妹和几个朋友上山来了,你告诉他们我不在山上,不论用什么方法,立即赶他们下山去。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略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四人到了山顶,一进庙就问煮石我在哪里。煮石道人说:“他不在‘这里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一定在这里,我去下面看看!”凌枫飘说着就往外走,他和欧阳真菲曾经在炼丹室内住了一段时间,当然知道入口。

    煮石道人道:“如果你们想要害死他们夫妇俩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否则立即下山去,不要到处找他。”

    凌枫飘立即停步,欧阳真菲问:“道长,我大师兄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很好。”

    欧阳真菲根本不信:“他要是没事,为什么这么久不去找我们,而且一直有人在监视我们,一定是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煮石道:“他可以去找你们时,自然会去找你们,他不去找你们,那就说明他不便与你们相见。”

    凌枫飘道:“好吧,我相信你的话,但是你至少告诉我他和我大嫂的情况吧?听说最近几天,这里有祥云瑞气聚集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煮石转身走到蒲团前坐下:“山寺简陋,恕不接待远客。”

    四人很尴尬,圆规说:“既然有许多不便,我们就下山吧,不要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凌枫飘说:“我最了解我师兄了,他一定有大麻烦,怕会拖累了我们,所以不肯见我们,这样我就更要见他,否则我还算是他兄弟吗?”

    煮石道人沉不住气了,跳了起来:“你们这几个小家伙怎么比我老头子还要顽固呢?”

    凌枫飘道:“第一次遇见我哥时,我没钱吃饭,他把他身上的钱给了我一大半,那时我们素不相识啊,这叫什么精神?其他的就不说了,最近的一次,他抱着我一口气跑到这里,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现在他有困难,我能躲到一边去吗?”

    煮石无话可说,我不得不出面了,集中意念对他说:“现在你帮不上忙,不要添乱,好好的活下去,把你学到的东西发扬光大,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。”

    凌枫飘转来转去看不到我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放声大哭:“师兄,原来你已经归天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大师兄死了?”欧阳真菲也哇地哭了起来,眼泪说下就下。

    我差点吐血,怒吼:“立即给我滚下山去,再过四天我就下山打爆你们的头!”

    两人一愣,很快转悲为喜:“是大师兄本色。”“看来师兄没死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四人赶走了,没多久就天黑了,感觉四周特别安静,特别压抑,似乎连夜虫都不怎么叫了。下午还是晴朗的天空,这会儿也阴云密布,风声呼啸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各个方向都有人出现,远远包围了小庙,其中有几个人就在洞口不远的地方。这些人毫无例外全都是修行者,有道有俗,身上发出的真气波动也不相同,看样子是正道人士联手来搜捕我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怕是躲不过去了,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,一定是要近距离亲眼观察灵气祥云来自何方。如果他们发现得早,我给炼丹炉补火还没有结束,事情就麻烦了。但即使我能撑过今夜,还有三天多一点时间,将会有更多人,更多高手赶来,采用各种手段……

    快到正子时,陆成山也出现了,一行七人走上了山顶,站在庙门口一声不吭。七人之中有两个修为比陆成山还高,另四个与陆成山差不多水平,这样的高手平时要找到一个都千难万难,一下就来了七个,相当给我面子啊!四周埋伏的人也不泛高手,但相对于陆成山七人,就要略逊一筹了。

    时辰到了,该给炼丹炉补火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像往常一样开始喷吐三昧真火注入鼎内。炼丹炉开始吸收灵气,附近的灵气自然产生波动,山上山下的人大多被惊动了。不过山洞入口的高级障眼术不仅具有伪装的作用,还有隔绝灵气的作用,所以外面的高手们只能感应到灵力波动来源于山腹内。

    陆成山贯注真气喝道:“张玄明,出来的吧,我知道你躲在这里!”

    我专心喷火炼丹,不理会他。陆成山又叫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有胆杀人夺宝,却没胆面对么?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我把你当成了子弟一样对待,刻意栽培,费尽心血成全你,你却为了财宝下毒手杀我道友,冷血无情,丧心病狂……”

    随他怎么说,我还是专心做我的事。陆成山骂完了,又换成了语重心长的语气:“我早就警告你不要与血里玉那女魔头来往,你年轻人把持不住,受那妖女诱惑一时糊涂也是有的。你要是有悔意,就该出来好好的说,勇于担当,改过自新……”

    陆成山当然不是真要我改过自新,也不是要骗我出去,他这些话是说给他的同伴听的,他越显得宽容,我就越卑鄙了。任谁一听,都以为我跟血里玉有不正当关系,于是我又多了与妖人为伍、被美色诱惑,自甘堕落等等罪名,杀人夺宝也就有动机了。

    果然众人听了都很愤怒,有些人冲进了小庙里面乱翻乱找,四周埋伏的人中也有些开始向中间搜索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个山洞!”有一个家伙兴奋地大叫起来,他拿着棍子乱敲,正好就敲到洞口的地方,洞口被发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