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扶桑神树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酒吞童子变身之后全身衣服都撑破了,包括内裤,身无寸缕,跨下那硕大丑陋的东西完全露出来。我从他脚下蹿过之际挥刀拖切,锋利的魔刀便把那玩意整个切了下来,任它其他部位坚硬如铁,这个地方也是一切就断。

    大概是魔刀的冰冷气息让它一时之间还不太痛,所以它愣了一下之后,才爆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太顽皮了,按照日本人的取名习惯,你这把刀以后要叫鸟切了,呵呵……”小雪大笑。

    血里玉也在这时做好准备了,张嘴又吐出那缕金光,这一次比上次粗了许多,长了许多,隐约是一道剑光。金光奇快无比射中了酒吞童子的一个眼睛,在它身上来回穿刺跳跃,所过之处带出一溜溜鲜血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惨叫不绝,双爪乱抓,可是哪能抓住金光?它好几个眼睛被刺瞎,身上很多地方出现小小血洞,有的地方整片血肉被切割下来,这道金光居然比我的魔刀还要锋利!酒吞童子突然张嘴喷出一大股黑色血雾,金光被喷中立即失去了光彩,几乎跌落在地,弹跳了几下变成一只手指头大小的带翅虫子飞回血里玉嘴里。

    血里玉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,脸色很难看,急忙盘腿打坐,瞑目调息。

    从金光出现到收回去,不过一秒钟时间,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了。我没想到会情况急转直下,急忙又向酒吞童子冲去,一刀劈砍,在它背上砍出一条长长的伤口。原来它身上被金光穿透了好多小洞,内气已泄,坚硬如铁的身躯变成软肉了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惨叫着逃跑,奔跑的同时身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喷血,金光所造成的小小伤口,似乎比我的魔刀划出的大伤口还要致命。

    我追出了十几米,担心还有其他敌人出现危害到血里玉,急忙停下回头。酒吞童子已经受了重伤,可能跑不出多远就会失血过多而死,不必急着追,要是血里玉受到伤害,我于心何安?

    我回到血里玉身边,她还在调息运气,脸色有些灰败。我暗暗吃惊,酒吞童子喷出的那一口黑血有这么厉害么?她喷出的金光又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小雪在我心里说:“那一点金光,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金蚕蛊,也就是她的本命蛊,我猜她是把金蚕蛊炼成了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我很惊讶:“金蚕蛊还能炼成飞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她的金蚕蛊就像你的三昧真火一样道理,说是火其实不是火,而是你的精气神,想要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。达到她这个程度,金蚕蛊也未必是虫或者毒了,可以是飞剑,也可以第二元神,还可以是身外化身,想要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,说白了就是她最重要的本命修为。不过看样子她还没有练成,被酒吞童子的最阴最毒的污血一喷就污染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酒吞童子那一口血也不简单,其实是它最精粹的修为和最本源的东西,是它最可怕的攻击。真正的高手过招,生死就在一瞬间,没有什么华丽的大招,没等你看清楚就已经结束了。今天要不是血里玉的“飞剑”重创酒吞童子,只怕我阉了它也未必能杀死它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血里玉长吐了一口气,睁眼站了起来,“好险,我这一招还没有完全炼成,本来不能动用的,它的污血也忒厉害,差点让我前功尽弃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问金光到底是什么,但还是强忍住了,因为她最讨厌别人挖她的底细。血里玉笑了笑:“这是我结合蛊术和道门功法自创的小玩意,旁门左道难登大雅之堂,否则也不会轻易就被人破了,所以你不要羡慕,也不要惊奇,坚定不移练你的阴阳诀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姐姐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这么严肃,我们快追吧,别被它逃远了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气色还是不太好,甚至有些中气不足,显然已经元气大伤。我有些担忧,接下来要是再遇到高手,得我来挑大梁了,应该不会有比酒吞童子更变态的东西了吧?

    我们沿着血迹一路追去,没多远地面的脚印变小了,脚步幅度也变短了,洒落在地面的血也变少。看样子酒吞童子已经变成正常人的体形,大部分伤口已经止血,这个怪物的生命力当相顽强。

    穿过几条通道,来到了一个像是佛堂的石室,神龛上面供的不是什么神仙鬼怪,而是一个干尸似的老和尚,盘腿打坐,闭目结印,穿着好几层华丽的衣袍,皮肤涂成了金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肉身菩萨!”小雪惊呼一声,“有德行的和尚圆寂之后,肉身不腐,涂上金漆就是这个样子,而且这一尊有很强的灵力凝聚在内,生前一定是个高僧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本来就讨厌所谓正道高人,这时因为吃了大亏心情恶劣,没好气道:“就是个死了的和尚干尸,哪里是什么菩萨了,看我把他的头拧下来!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要动手,我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臂:“算了,死者为大,都死了几百年了,我们何必跟他一般见识?还是办我们的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依你。”血里玉难得地没有固执己见。

    地面的血迹绕到神龛后面,神龛长有三米多,高有一米多,后面垂着帷帐,里面是空的。我掀开帷帐一看,却是一条向下的阶梯,血迹正是沿着阶梯下去,而且这儿的木属性灵气更重了,比站在万倾原始森林中还要重。

    我与血里玉对望一眼,都很惊讶,我拿出夜明珠先钻了进去,小心戒备沿着阶梯向下走。这时我好像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声,凝神细听,却又什么都没有听到,而且小雪和血里玉都很平静,显然没有听到声音,所以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阶梯大约是四十五角倾斜角,而且一直保持这个角度向下,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。

    下降了足有几十米,空间开始变大,变成深不见底的一个大裂谷,宽度约二十米,小路在右侧的石壁上沿伸。再走了一会儿,我发现大裂谷是弧形的,我们走的这边石壁和对面的石壁也是弧形的,我们极有可能是在一个巨大的环状裂谷中向下盘旋。

    大裂谷和石壁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和弧度,小路也一直保持着约四十五度倾斜,我们就像是一直在原地踏步一样。我有些警觉起来,怎会有如此古怪的地方,莫非我们不知不觉中了幻术?

    我停步望向身边的血里玉:“这个地方有古怪!”

    血里玉点点头:“是很不寻常,这条石阶完全是人工开凿出来的,而且是千百年前开凿出来的,这得动用多少工匠?这个环状深谷如此规则,也像是人工挖出来的……这不可能啊,把全日本人集中起来挖一百年也挖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雪道:“你们稍等,我飞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!”我说。

    小雪点了点头,飞下了悬崖,沿着大裂谷飞行。在高速飞行中,大裂谷的形状就更清晰了,果然是一个非常规则的环型,中央是一个直径超过五百米的圆柱,第二层是宽二十多米深不见底的深渊,第三层是同心的圆形石壁,小路是就在这个石壁上。这情形就像是一根擎天巨柱插在泥地里,用力震动摇晃,把巨柱旁边的泥土挤开了留下一个环状空洞,只是天底下又怎会有如此巨大的柱子,纵然有又有谁能摇得动它?

    小雪开始折回,飞到了我们面前落下,脸上是惊讶之极的表情,指着对面的石壁:“公子,那,那……那不是石壁,是一棵大树啊!”

    我和血里玉都听懂了小雪是在说什么,但一时之间都无法反应过来,小雪拿过我的夜明珠,飞到了对面石壁上。因为夜明珠的光亮有限,仅有这一点光芒之前我无法看清楚对面,现在小雪把夜明珠托过去,我就看清了,“石柱”上面有些纵向粗糙纹理,果然有点像是放大了千万倍的树皮。而且凝神感应之下,浓郁的木属性灵气分明就是从那个“石柱”内部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天哪……”我发出了像是梦呓一样的声音,这个世界上有直径五百米以上的大树吗?五百米还是保守估计呢!

    小雪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扶桑神树,扶桑神树,这一定是扶桑神树!”

    我相信大部分中国人都听说过扶桑神树,《山海经》、《海内十洲记》、《太平御览》等古籍都有记载,说它“树长者二千丈,大二千余围。树两两同根偶生,更相依倚,是以名为扶桑也”,“天下之高者,扶桑无枝木焉,上至天,盘蜿而下屈,通三泉”。更有传说古代十个太阳金乌栖息在扶桑神树上面,此树上通天界,中连人间,下达幽冥,后羿站在上面射日,将其踩断,才中断了天地人三界的联结……

    神话只是神话,我从来都不信世间真有那么大的树,可是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巨柱如果真是一棵树的话,也只有神话传说中的扶桑神树了。

    暂且把它当成是扶桑神树,为什么会埋在这里?为什么四周会出现巨大规则的空洞?日本人在这里面搞什么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