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神宫

09-24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血里玉带着我往西南方向走,路上走走停停并不是很急,像是在游山玩水。我因为雪姬香消玉陨颇为伤感,对血里玉也很放心,所以没问她到底是去哪儿,只管跟着她。

    两天后我们到达一个非常大也非常密集的城市,房屋连着房屋一眼望不到边,刚来日本时我在天空飞过就曾被日本城市建筑的密集惊倒,现在身临其境深入城内,就更加让我感叹不己了。一句话,人满为患啊,难怪他们总是想要往外扩张。

    我终于忍不住了,问血里玉:“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大城市里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正想问你是高调行事还是低调行事呢。”血里玉头也不回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高调,又怎么个低调?”

    “高调的话,见人杀人,见宝抢宝,见到房子就烧了,三光政策;低调的话,能不杀就不杀,能不拿就不拿,尽量不惊动别人,只找我们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高调行事有点极端了,低调却又达不到我的目的,我必须给土御门神道一点颜色看看。我问:“到底是在哪里,是土御门神道的总部吗?”

    血里玉停步回身望着我:“我知道你心善手软,不想大开杀戒,那就我来杀人,你找宝物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微皱眉头,血里玉笑道:“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很古老很著名的神宫,相当于是中国的皇家寺庙。那里不仅有天皇的妹妹在当主持,收藏着几千件珍贵宝物,还藏着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把宝剑。据我所知土御门有一群神秘高手,一直在守护着天皇和几件重要宝物,如果我们去抢那把宝剑,他们必定现身,你要找的玉符极有可能在这队人的最高首领身上。退一步来说,即使没有找到玉符,我们拿到那把剑,你想要什么他们都得乖乖给你,这样也足以震慑他们以后不敢来惹你了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就是血里玉,也只有她才能想出这么大胆、强硬和有效的方法。我问:“那群神秘高手,就是戴面具袭击我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你也知道,什么会长、社长、教主之类,都只是欺世盗名之辈,只是个傀儡,真正有本事的人在幕后,是不为人所知的,只有对他们动真格的才能逼他们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高招!”我由衷赞叹,要不是她来帮我,我哪能击中敌人要害?难怪陆成山要阻止我来日本,因为我大闹那个神宫的话,就等于是日本人杀进北京故宫,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烧房子,只杀面具人和阻止我们的人,只拿那把宝剑和属于中国的东西。”我对血里玉说,毕竟我跟血里玉不一样,不能肆无忌惮乱来。

    血里玉笑嘻嘻望着我:“是陆成山交代的吧?你倒是很听他的话啊,而且他孙女对你不错,有没有考虑做他们家的乘龙快婿呢?”

    我急忙道:“不,不,跟他没关系,他根本不知道我来日本。姐姐你已经喝过我的喜酒了,怎能再跟我开这种玩笑?”

    “开开玩笑又怎么了?”血里玉白了我一眼,转身继续往前走。这时才晚上九点多,城里正热闹,她可能是在消磨时间,扭着腰肢,高根鞋踩得山响,引来路边无数眼光,倒像是我在跟踪她一样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我们前面出现了一大片围墙包围着的树林,全都是数百年树龄的茂盛大树,树林中隐现一角古香古色的屋檐。在这高楼林立,钢筋水泥建筑密集得插针难入的繁华都市中,这么一大片树林简直就像大海中的岛屿,沙漠中的绿州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**神宫的名字,街边有许多建筑和标识都是冠以这个名字,**神宫入口,**神宫学院,**神宫图书馆之类,果然是历史悠久的皇家寺庙,影响深远,气势不凡,毫无疑问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东张西望,忽然看到一个很眼熟的人向我走来,再定睛一看,那不是陆晴雯么?她脸上带着焦急和惊喜,几乎是用跑过来。

    血里玉也看到了她,朝我连连摇头:“你看,你看,说曹操,曹操就到,才离开几天就追到这里来了,还不承认!”

    我有点老脸发红,我完全没有想到陆晴雯会跑到这里来啊。陆晴雯跑到我面前,听到了血里玉的话本来想说什么,看了血里玉一眼又不敢说了,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她怕的人,那绝对是血里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我先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也来了。”陆晴雯低声说。

    陆成山居然也来了!我很意外,望向血里玉,血里玉也有些意外,但却撇了撇嘴:“不用管他,你没想当他的孙女婿的话,用不着看他的脸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陆晴雯脸也红了,但她不敢得罪血里玉,只能假装没听到,对我说:“我爷爷就在那边不远的酒店里,他说见到你务必请你过去,他有些事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立即道:“你要是跟她去,我就撒手不管了。

    我头大如斗,血里玉的方法是绝对行之有效的,但陆成山一定不答应,现在还有一块玉符不知下落,我不便与陆成山撕破脸皮,再说我也不能让陆晴雯太难堪。这两个姑奶奶,是要让我变成风箱里的老鼠么?

    我急中生智:“原来姐姐怕陆成山啊,那就算了,我不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大怒:“谁怕谁啊,小丫头,我在这里等着,去叫你爷爷来见我!”

    陆晴雯不安地望向我,我点了点头,她急忙走到一边,掏出电话拨打。

    血里玉四周一扫视,毫不客气挽起我的手臂,并肩走向一间咖啡馆。我哭笑不得,这是在闹哪样啊?别人不知道还把我们当成情侣了。

    在咖啡馆包间内坐了不久,陆晴雯就带着陆成山进来了。陆成山戴着墨镜和口罩,穿着高领风雪衣,头上还有一个大毡帽,几乎把整张脸都遮住了。

    我见到他这副样子,着实意外,急忙站了起来。陆成山扫视包间内几眼之后,关好门才脱掉帽子和口罩,口称道兄,向血里玉稽首问好。血里玉却大模大样坐着,悠闲地吹着咖啡:“装神弄鬼,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?”

    陆成山苦笑:“怕人家看到道士跟美女进咖啡馆惹闲话啊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很不给面子:“哼,别装幽默了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成山陪着笑脸:“小张是我孙女的朋友,他有困难我得帮忙啊,没想到道兄也在这儿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么你是要帮正忙呢,还是帮倒忙?”血里玉继续吹着咖啡,斜着眼问,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帮正忙。”陆成山自己拉过椅子坐了下来,用很低的声音直接传入我和血里玉耳中,“东西没有在宝物馆里面,而是在某处地下密室里。宝物馆里面有最先进的电子防盗系统,要是贸然闯进去,就会留下影像,惊动守卫,不仅找不到你们要找的东西和人,还会有些小麻烦……毕竟是人家的地盘,只宜巧取不宜硬抢啊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也用“传音入密”说:“这么说你刚好知道密室的入口,并且非常关心我们的安危,准备跟我们一起动手?”

    陆成山脸上有些尴尬:“我不便陪两位进去,立即就要动身回去,至于密道入口只有一个大概位置,里面情况完全不知道,两位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血里玉把手一伸:“拿来!”

    陆成山犹豫了一下,还是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纸张,放进血里玉手里,然后对我和血里玉点点头,又戴上了口罩和墨镜。他这样低声下气,又专程送地图来,就是怕我们大闹神宫以至无法收拾,看在他这么热情的份上,血里玉多少要给他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陆晴雯不想走,被陆成山狠狠瞪了一眼,才万分不情愿地走了,一步三回头,委屈得快要掉眼泪。

    血里玉摊开纸,有两尺来长,是一张复印的地图,一面是整个神宫的地形,上面标有各处建筑的名称、安保的状况、电子探头的位置等等。另一面是一栋建筑的内部结构图,也详细标注有电子监控情况、报警器位置、可以通行的位置、密道入口位置等等,所有标注都是手工添加的,但并不像是陆成山的笔迹。

    这份地图的作用是巨大的,隐藏在密林中的建筑多达二十多处,要是我们一个个找过去,得花好几天时间。如果直闯宝物馆,99.99%要被人发现,引来的可能不是戴面具的神高手,而是大量拿着先进武器的警察,弄不好被专业的狙击手爆头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来回看了几遍,血里玉道:“看在姓陆的这么识趣的分上,就按你说的办,不烧房子,只杀面具人和阻止我们的人,至于那把剑,等我们出来时再看看能不能顺手牵羊,带回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奇怪血里玉为什么念念不忘那把剑,忍不住问:“那把剑真的有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那是日本三大神器之一,也是日本第一神剑,象征着皇权,要是我们拿走这把剑,哈哈,你说日本人会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东西,拿了这把剑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,陆成山那边……

    血里玉冷笑一声:“别以为他是个好东西,你最需要提防的人就是他!”

    我知道血里玉很讨厌陆成山,所以只能沉默。血里玉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那个小丫头是真喜欢你啊,其实跟她谈谈感情也没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们走吧。”我实在招架不住这个“邪道第一女魔头”,只好催促她快走,我的目的达到之后,硬拉也要把她拉走,不能让她去偷剑。